讲座纪要|丹尼斯·弗林:全球化的起源、终端市场和供需法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1日 21:35 访问次数:

2019年11月12日,太平洋大学经济学系亚历山大·赫龙(Alexander R. Heron)杰出教授、太平洋世界史研究所所长丹尼斯·弗林(Dennis O. Flynn)在厦门大学历史系面向全校师生进行了题为《全球化的起源、终端市场和供需法则》(Globalization Origins, End-Markets, and Laws of Supplies and Demands)的讲演。弗林教授曾为富布赖特-海斯(Fulbright-Hays)学者、德国弗莱堡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研究员。他擅长于经济理论、货币经济学和全球史,是太平洋史和全球白银史研究的开拓者。迄今为止,弗林教授共撰述编著12部作品,另还与吉拉尔德兹(Arturo Giráldez)一起主编17卷本系列丛书《太平洋世界:土地、人民和历史(1500-1900)》(2001-2010)。自1978年以来,弗林教授发表了多篇全球货币史的论文,其中一些集结成书,收在诸如《16、17世纪的世界白银与货币史》(1996)等有影响力的作品中。他近10余年的代表性作品有《全球联结与货币史:1470-1800》(2003)、《货币价格理论:货币史上不断发展的经验教训》(2009)、《中国与16世纪全球化的诞生》(2010)、《地方、空间和时间:亚洲高地与漫长的18世纪的政治经济发展》(2014),以及关于中国白银存量需求(Inventory Demand)与全球量化研究项目的诸多成果,因而本次讲演也备受瞩目。

弗林教授指出,当前的经济史学术史对全球化的起源有两种解释:一种说法是全球化始于1820年代,当时物价无疑开始趋近,这种观点显然强调了欧洲的中心地位;第二种论点即我和我的合作者所认为的,全球化要向前推250年到1571年,当时西半球的美洲大陆在1万多年后重新与非洲和欧亚大陆“旧世界”联系在一起。众所周知,欧洲人强化海上航行的动机部分是为了更好地获取亚洲生产的有利可图的贸易商品(供应方)。然而,中国终端市场的消费者(需求方)在推动长途贸易方面同样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自1430年代起,中国终端市场就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旧世界白银产品的目的地,因为国内需求的力量使中国境内的白银价格远远高于其他地方。这相继激发了欧洲和亚洲商人对丰厚利润的兴趣。白银从海陆源源不断流入中国,商船还顺便引入了新的美洲作物,导致全球人口膨胀,包括中国在整个18世纪人口的兴旺。中国经济的扩张反过来又影响了随后的世界贸易。直到今天,复杂的全球反馈循环仍在继续。在持续五个世纪的强大的全球化遗产影响下,包括近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重新崛起,整个世界的经济和社会都可以得到最好的观察。过去五个世纪白银历史的正确分析单位是全球,每一种自由和非自由的劳动力都在世界范围内生产白银,同样的,全球终端市场也包含了各种市场结构。

弗林教授认为,当代著名的经济学家在记录和计算财富创造和财富分配恶化的趋势方面取得了卓越的进步,但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的理论基础在以财富研究为中心的概念模型方面几乎没有提供指导。如果经济史家将注意力转移到对财富的创造、积累和分配的调查上,与专注于档案研究的历史学家一起努力,那么经济史滑入深渊的可能性也许可以逆转,同时通过阐明全世界最突出的经济问题——财富创造、财富破坏(包括但不限于战争)、财富转移和财富维持——也能为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提供重要的帮助。在试图了解中国于触发全球化诞生过程中的作用时,我无意间创建/共同创建了一种非常规的经济模型——供需法则。该法则最初旨在简单地了解中国数百年来白银积累的卓越历史,但却意外地发现这种供需模型是对传统供需法则的扩展,此扩展涉及将“存量”插入模型的分析核心。“存量”指任何实体(个人、营利和非营利组织、政府和企业)拥有的所有商品的累积。该模型将累积的商品标识为财富组成部分,与传统的经济理论相反,这种扩展的模型将注意力集中在财富上。财富是指新价值,定义为资产/负债,通常由会计师/簿记员使用,资产是指随着时间推移而积累的东西,负债是所欠的债务和责任,代表对累积资产的索赔,涉及对环境损害的责任。公认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计算的缺点是它们忽略了环境的衰退。在一定程度上,商人可以在生产过程中及之后合法或非法地将负债(即资产索偿)转移给整个社会,从而提高了其净资产,而GDP没有考虑财富的变化。目前尚不通行但我认为应该采用的另一种提法是计算国内财富值(GDW)。GDW需要计算系统范围内所有资产和所有负债的市场价值,因此必须考虑环境因素。“存量”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积累的财富成分,这意味着整个历史。常规的供求法则忽略了积累,因此忽略了财富组成部分、总体财富以及毫无疑问的——历史。讲座由厦门大学历史系陈博翼老师主持,系主任张侃及杜树海、陈遥、经济系焦建华诸位教授出席并与在场的众多同学一道,和弗林教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厦大师生晚上九点以后仍表现出的学术热情令来客深表惊叹和钦佩。

Top